剛剛在一個知名網站上看到一篇討論的群情激憤的文章,發文是一位懷龍鳳胎五個月的媳婦,因為跟先生提離婚後,與丈夫一家起衝突,隔天回去拿東西時,卻發現自己的東西都被婆婆毀壞,老公說自己的媽情緒失控是她造成的,婆婆還拿砸毀的香水瓶玻璃威脅要自殺,當她自己恢復理智時,已經打了婆婆一個耳光。

這文一po出來,許多人都說[打人,妳就輸了,那是長輩,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動手]

說真的,我也覺得打人是不對,但是要讓一個人動手打一個長輩,除非這人動手成性,或生性暴躁,不然一定是有什麼逼急的原因吧~

看到後面,版主又發文了,說的是她在婆家所遭受的待遇是什麼,及那個逼急她的原因。

這說明文一出來,所有的人幾乎是一面倒的認為該打,而且該連老公一起打,而我,看的是鼻酸心疼的。

不過像這樣的網路文通常不會只有一個聲音,果然,出現了一位異類,直嚷著[不要聽信一面之詞、事出必有因],還說這所有事都怪版主[自找的],更妙的是,居然還說版主既然出去了,為何還要回去拿東西?看到這句話,簡直要從椅子上跌下去,不過最後讓我跌倒的當然不是這句,而是以下這段文字:

[嫁人當媳婦就要盡責任守規矩,忍耐是必須的,可以協調談判的事為什麼要搞到暴力肢體衝突呢?
你娘家的人呢?他們知道你的狀況嗎?你娘沒敎你嫁到別人家就要服從他們家的家規嗎?]

不意外,這種言論寫在民國100年的網路上,除了自我感覺太良好所以認為不會討罵以外,我想不出有哪種人會講出這種話。

(關於這段言論引起多大的反彈聲浪,就不用說了,也稍稍撫慰我一度懷疑自己難道是怪胎的疑慮)

幾乎所有的人心裡都有一個答案,這位異類,恐怕不是文中那個恐龍婆婆、噁心大姑,就是那個沒用的媽寶了,假冒身分來說些自以為是,還企圖讓大家跟著他一起指責版主的不是。不過事情當然也沒這麼簡單,這人筆戰眾人,不要說女人不能認同,連男人都忍不住想問這是哪個古代跑來的人?怎麼還有這種腐爛的想法。

我曾經有很大的遺憾,遺憾自己沒能生個女兒,但是我卻深深慶幸,自己以後不用擔心女兒碰到這樣病態噁爛的傳統。

對,噁爛!光想都會吐!!

看那些曾經的受害者如今變成更恐怖的加害者,成就的是什麼?自己出頭的痛快?還是不幸福的下一代?

那天跟朋友對於長輩的對待之道有很長的討論,當然,尊重長輩是無庸置疑的,但是當妳碰到的人除了[長輩]這個身分以外,並無任何值得妳尊重的理由,雖說沒必要像那位版主待之以暴,但是要做到待之以禮,個人都覺得很困難,有位網友做了一個比喻

讓妳或妳的女兒被長輩性侵五個月看看,看妳還能不能尊敬他是個長輩?

現在霸凌跟性侵是相同的等級。

很巧,這跟我早上在思考與朋友的對話時,想到的不謀而合

如果一個人殺了妳的家人,或對妳的家人施暴,但是他年紀比妳大,難道妳見著了他,還有辦法尊稱他一聲[先生好]嗎??

也許有人真的可以做到,而我雖不致要到以牙還牙的火暴,但做到像見陌生人空氣般的冷漠,也夠努力了。

佛渡有緣人

佛為何只渡有緣人??

一個只有年紀可以稱的上長輩的人,是否就能以她的喜好去主導[晚輩]的一切?

而無論這位長輩說了什麼做了什麼,只因她是長輩,所有人都只得理解、容忍、原諒?

對於我的父親,雖然他走時我盡了自己該做的,但是我從沒有原諒過他,若說這是我還恨他,那也太嚴重了,他對於我,只是一個非必要與無謂的存在,我悲傷的是我們父女倆在世時無法有善果,卻不是對他過去所做的一切理解釋懷,那是他的選擇,選擇一條與家人恩斷義絕的道路,我只是被動的配合,並不想捲入與他糾纏的生活。

對,他走了,但是連他走之前,都痛苦難忍,沒有他自己的懺悔與覺悟,菩薩不會收他,他得繼續受折磨,我也只能在心底祈禱他能夠早日脫離苦海。

在神的面前,人沒有長幼尊卑的區別。

我也曾經被傷的亂七八糟、死去活來的,但就像犀利人妻對小三的請求原諒說的[我接受妳的道歉,但是原諒…]

對,接受與原諒是兩碼事,不恨與繼續裝熟也是兩碼事。

昨天聽到吳若權在廣播上對於人妻中最後溫先生的求合告白,做出評斷

[如果溫瑞凡說的是以後妳回來我會在家煮飯迎接妳,而不是要回到過去等謝安真煮飯給他吃,那才有新的局面啊!也許安真還會考慮]

是啊…如果一個人當初被傷得亂七八糟,最後聽到的是[我那時頭腦不清楚],痛的那人不是痛得太沒價值了嗎?說穿了,就是當冤大頭,白痛一場了~

那麼痛都痛了,又能如何?只能繼續往前走,卻萬萬回不去了。

新聞說英國的離婚率創下新高,我想應該不只英國吧!只是每個國家離婚率高的原因大概都不太一樣。在台灣,劈腿、婆媳問題、家暴,大概可以排上前三名。為什麼?難到都是因為做老婆的不懂得忍?不懂得笨?不懂得輸才是贏?還是娘家沒把妳教好再送出去??

那麼教育單位啊~請開一門課[娘家不會教妳的事],讓我們這些真性情的台灣女人,也來學學怎樣才能媳婦熬成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ystallady 的頭像
crystallady

水瓶 旅行 愛

crystal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