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凱歌那天在電視專訪上講了一段話,大意是說不要試圖去改變你的敵人,只要想著怎麼跟你的敵人共存在這個世上。

這是一句很妙的話

大多時候,我們被教育成要打擊敵人、消滅敵人、戰勝敵人,甚至沒有敵人也要創造一個假想敵,不管是用來督促或激勵自己,總之,敵人是我們的競爭對象,絕對不是一個無所謂的存在。

可是大導演說的這句話,卻讓我著實想了好幾天其中的道理。

敵人通常是讓我們想了厭、看了恨、連說都得咬牙切齒的對象,說穿了,不是阻擋傷害、就是攻擊威脅著我們的人(當然,這裡指的是不具備生命威脅的人,碰到那種威脅,還跟他談什麼共存?),這種人充斥著我們的生命,小到路邊亂吐檳榔讓你看了想上去勸誡一番的陌生人,大到老是在背後扯你後腿的小人,連坐在隔壁喜歡把香水噴的像打翻KTV廁所芳香劑的女人,都像大大小小的敵人,讓我們有不斬不痛快的衝動。

可是這樣的敵人有多少啊?永遠不可能歸零

哪怕是賈伯斯把Apple做到世界第一等,打敗所有的敵人,最終還是戰勝不了另一個敵人…(哪個敵人?當然是時間啊!)

那麼我們花費了大半生的時間在跟這些敵人競爭、不爽、爭來鬥去、殺死細胞,到底為的是什麼?享受戰勝的快感?還是除去心頭大患?

當一隻狗眼前只看到食物跟地盤,任何經過的生物都變成搶食入侵者的敵人時,那隻狗的眼神與雌牙裂嘴的模樣,注定不是嚇退所有生物,就是準備好進行一場廝殺戰,這樣的狗通常無法跟其他生物和平共處,也難怪老是有郵差被狗追著跑~

那麼,難到我們要眼睜睜任由敵人來侵犯自己的領土嗎?

倒也未必,既然我們改變不了敵人,也不需主動出擊,敵人來犯,採取保衛之姿也就可以了,被動的防衛絕對好過主動出擊,也許有些人不這麼認為,要勝利就應該趁其不備、攻其不足,但是前面說了,敵人就像野草般,與其妄想剷除敵人,不如各自在這個世界上過自己的生活,老是叨叨唸唸著如何斬草除根,不是太浪費生命了嗎?地球何其大,留給彼此一塊互不侵犯的空間,接受敵人存在的必要性,他過他的皇太爺生活,我們過自己英女王的日子,井水不犯河水,多花點時間在享受生命快樂上,不是更好?

曾經聽過一個朋友,為了第三者在網誌上透露出愉快的生活而感到忿忿不平,為此睡不成眠,滿嘴的不甘心與恨

嘿~離開那個部落格吧!儘管妳多想看到對方山窮水盡,也不要抱著這種恨意過日子,因為很可能對方還沒受到報應,妳就先瘋掉了!人家在享受,妳何苦自虐?誰是誰非誰也說不得準,說不定妳上輩子踢到人家的墓碑,說不定下輩子她來幫妳提鞋,管她去的!反正妳改變不了任何人,別人也不會為了妳而改變,那就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找個位置,一個可以快樂幸福的位置,不用等著別人來賞賜,也不用埋怨敵人為何要傷害妳,因為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沒了這個還有下一個,追求無敵人的世界,就跟玩Game以破關當做唯一目的一樣無聊透頂。

如果不把敵人當做必定得除之而後快的對象,應該是比較容易接受現實的做法吧!雖然對於戰鬥派的人來說這未免太消極懦弱,但是,難到生命只能是一連串戰鬥的過程嗎?以靜制動也是另一種境界對吧!

所以,我的敵人們,安心過自己的日子吧!別主動來惹我就好,不然,那就是另一碼事了!通常該戰鬥的時候,就不是講究禮貌的時候。

~當然,如果妳只是要從旁邊經過,我是不會神經質的出擊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ystallady 的頭像
crystallady

水瓶 旅行 愛

crystal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