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去把半年多來疼痛不已的媽媽手,徹底解決了一下。

載我去動手術的是60歲才開始學開車的媽媽,載了我跟壯小子,從八里一路開著她的小March,塞車到基隆的某家骨科診所。

進了診間,醫生一看變形的手腕,直接問是否要徹底解決,當然,千里迢迢就是為了動這一刀。

媽媽抱著壯小子到外面等我動手術,護士則開始準備動手術的器具,先打一針,再打一針,拿起相機拍拍要動手術的地方,麻藥發揮作用,醫生毫不猶豫,拿起刀在手腕上割了起來。

雖然打了麻藥,眼睛也無法看到手術的過程,我還是緊閉著眼睛,清楚感受著刀子在我腕關節上死命的割著,痛,在刀子切割到很深的時候,還有拉鋸的力量,痛。

醫生說很嚴重,沾黏了好幾條,我知道,因為手都變形也無法施力,想必很嚴重,醫生繼續努力在骨骼上切割,我腦海裡想著,要是沒有麻藥,我該怎麼辦。

終於完成一個小手術,走到外面,媽媽抱著壯小子,我卻突然難過了起來,想著自己無法施力的手,將近10公斤的孩子只能掛在外婆的手上,自己卻無能為力。

晚了,我們在隔壁的小吃店吃著晚餐,媽媽繼續抱著小伙子,一手拿筷子送食物進嘴裡,一手跟小伙子的雙手對抗,我那身材圓胖的媽媽,為了她的孩子,跟她孩子的孩子,在快速吃完晚餐後,繼續開著小March從基隆回到八里。

我心裡還是一陣難過,63歲的媽媽,還要擔心37歲的女兒,老花的雙眼,還堅持自己開車送我去開刀,一家三代個個都重感冒,下午自己才剛拿藥回來,還沒進家門趕緊又接了一大一小往高速公路衝,63歲,覺得自己真不孝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ystallady 的頭像
crystallady

水瓶 旅行 愛

crystal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