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為再也不需要寫我的父親這種文章,因為那是小時候才會遇到的作文題目。

記憶中,阿爸是不太會跟小孩聊天的人,有的只是生起氣來很恐怖的表情,真的,我從小怕阿爸生氣。最恐怖的一次,就是幼稚園時,有天早上不想刷牙,阿爸在房間聽到我跟阿母在廁所對抗,氣的衝出來拿起木頭大板凳就要砸向我,阿母嚇的趕緊攔住阿爸,那個畫面很恐怖,但是當時我的心裡只想著[你打死我好了]

小小年紀,我對於你的怒氣,害怕到最後居然有著更倔將的反抗,也許這也註定了我們後來的路非得走到兩端的結果。

70年代,做鞋的師傅真的很夯,那時不太明白什麼叫富足,事後想想,我們真的過的還不錯,常常你跟阿母早出晚歸,我跟姊姊三人自己上學,後來報到的小妹,更是成了我們三人的輪班作業,但是那時大家都很快樂,假日常常會在台北市區溜達,阿母也許對於沒有生到兒子很不甘心,但是我從沒在你身上感受到對女兒的怨嘆。也許是少年得志吧!你的收入成了賭博的後盾,賭,也成了這個家快速毀滅的毒藥。

對於賭,你從來抗拒不了,或許你也沒發現自己正在轉變,但是你跟阿母的爭吵,連小小年紀的我們都難以忽視,開始,我憎恨這一切,你帶給一家人的傷害與痛苦,像醒不來的惡夢,一場做了將近十年的惡夢,我希望自己是男生,有力量將惡魔趕離這個世界,手中拿著寶劍,不再受到任何威脅,但我終究沒有那個力量,最後只好選擇逃離這一切,帶著對你的恐懼和憎恨,又過近二十年,我們跟陌生人沒什麼不同,除了還是常常在惡夢中見面,當我站在病床前問你知道我是誰嗎?還記不記得你有這麼一個女兒,你點點頭,看著你不成人型的躺在那,受著插管的痛苦,我真想對著你喊,為何要把自己過成這樣?為什麼要讓大家過成這樣?可是除了哭,我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接下去大陸的工作時,我心裡有數,大概見不到你最後一面了,但我還是決定遠行,這或許就是我倆的命運,選擇了就勇敢的走下去。姊說你在被發現急救前應該就沒氣了,我明白,你已經沒有求生的意志,一心只想趕緊解脫,從決定走進醫院開刀的那一天,或許你就已做了這樣的打算,三個月,你沒再走出醫院。接到消息,我沒有意外,只是一片空白,然後開始只要一想起你就掉眼淚,我不是遺憾,是對我們之間的一切終於落幕感到心傷。

你在那邊好嗎?姊說你的靈體很虛,又說殯儀館準備的飯菜不夠吃,我去見你的路上,走進自助餐廳,仔細挑著你喜歡的菜,憑著記憶中微薄的印象,希望這一餐你可以歡心又滿足。姊要我三跪九叩感謝你的生育之恩,沒有猶豫,那是該你的,因為我是你的女兒。

看護說你清醒的時候,跟她講你有四個女兒,還說每個女兒是幾歲,你記得自己有四個女兒,卻沒記起自己是個爸爸,我聽了還是難過,想著的是更多的為什麼?

你走了,我為你鬆一口氣,也許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讓你留戀的,那些病痛也別折磨你太久,我想著過去的一切,要把一切與你同時埋葬,也許這輩子我們父女的緣分過於淡薄,最後一程我還是會好好陪你走完,讓你知道這四個女兒從沒忘記過你。

爸,我們真的願意好好愛你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ystallady 的頭像
crystallady

水瓶 旅行 愛

crystal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